机构客服:400-0606-000    悦采客服:400-0118-000
  • 商机
  • 产品
  • 企业
  • 资讯
您在这里:必联网 >行业资讯 > 资讯详情
分享到:

铁路运价上涨化企很受伤

必联网    发布时间: 2014-02-28    来源:中国化工报    作者:郁红



图为吉化公司运输化工产品的铁路专线。(本报记者 张育 摄)

  铁路是国内大宗化工产品运输的重要渠道,尤其是西北地区化工企业产品外运的主要方式。然而,自今年2月15日起,国内铁路货运价再次上调,平均每吨千米上涨0.015元,这让不少化企头疼不已。那么,他们的产品运输将受到多大的影响?化企又将采取什么措施应对?


  意料之中依然雪上加霜


  2月14日,不少化工生产企业都接到了通知:从2月15日凌晨起,国内铁路货运价上调,平均每吨千米涨0.015元。其中,化肥仍享受运价优惠,涨幅0.0154元。同时铁路运费系统已更新完毕,可查询新运价。


  据卓创资讯化肥行业分析师韩健介绍,此次涨价应属于铁路运价市场化改革的一部分内容,是为实现每吨千米上涨0.03元的预期的首轮涨价,后期仍有每吨千米再涨0.015元的可能。之所以要分两次提价,主要是考虑到如果一次涨幅太大,可能会对市场产生很大影响。尽管如此,韩健仍表示,本次涨价的影响依然不容小觑,因为从历史上铁路运价调整幅度看,每吨千米上调0.015元已经算较大。


  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能源化工处副处长韩红梅告诉记者,此次涨价为2003年以来国家第十次上调铁路货运价格,由2013年的平均每吨千米0.1301元提高到0.1451元,涨幅近12%;化肥运价由每吨千米0.0976元调整为0.1130元,上调幅度为15.78%,超过了普通货运的上调幅度。


  “此次化肥运价上调幅度超过普通货运,重要原因是这两年化肥产能严重过剩。所以,现在相关部门针对化肥企业的优惠,不论是天然气价,还是电价抑或铁路运价优惠都在缩窄,甚至正逐步趋于取消。”韩健表示。


  按说这不是第一次调价,记者采访中也了解到企业对此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的无奈。


  开磷集团营销总公司副总经理周辉告诉记者:“现在实体企业想要赚一分钱都不容易,而且近两年化肥价格一直在下行,企业非常艰难。铁路想涨价,可能几百亿元就涨上去了,而目前化肥价格提高的可能性不大。并且现在原料价格上涨幅度非常大,所以我们的效益很低甚至没有。去年,很多磷酸二铵企业能做到盈亏平衡就很不错了,所以今年铁路运价再上涨等于雪上加霜。”

 

 


武汉八十万吨乙烯项目铁路专用线开通以来,已将四百八十吨聚丙烯和聚乙烯产品运送出厂。该专用线全长二十一千米,投用后年运力达二百万吨,占公司运输总量的百分之九十,费用仅占公路运输的四分之一。图为公司员工正在将产品装车。(岳力克 摄) 


  铁运提价吃掉不少利润


  无论是化肥生产企业还是大宗化工产品生产企业,在“铁老大”提价的情况下,无疑都没什么话语权,所以他们的焦虑很好理解。而企业成本上升,也是顺理成章的连锁反应。


  首当其冲的是产品外运。新疆天业集团公司是国内超大型氯碱生产企业,每年有百万吨产品外运。该公司党委书记张新力告诉记者:“铁路运输提价对我们的产品外运肯定有影响,而且挺大。我们运到内地的平均距离为3000千米,按此次运价上涨0.015元/吨千米计算,1吨氯碱产品外运就要增加45元的成本。目前,我们每年聚氯乙烯外运量达100万吨,烧碱外运量60万吨,一年就要因此增加7000万元的成本。”


  宜化集团董事长特别助理、集团尿素销售总经理王长江表示,铁运调价对企业的影响非常大。他算了一笔账,宜化内蒙古工厂每年的铁路外运产品量达100万吨,主要发到东北,平均运距为2500千米,吨千米运价提高0.0154元后,每吨产品将增加37元左右的运费,一年下来增加的成本在3500万元以上。他们新疆企业的铁路运费就增加得更多了,那里尿素年产量为120万吨,其中有70万吨要发到华中、华南等地区,平均运距3500千米,每吨要增加52元成本,一年增加的成本超过3500万元。这样,两家企业增加的运输费用一年就超过7000万元。


  四川一家化工企业的销售经理也表示,运价每吨千米涨0.015元,一个车皮运60吨产品,每走1000千米运费就上涨900元。为了能让客户接受,他们的出厂价就要相应下调。“其实提价的事我们已经提前知道,企业只能随行就市。运价上涨了,成本提高了,客户承担一些,我们的出厂价也降一些,只能这样平衡一下。”这位经理无奈地说。


  不仅是产品外运,企业还要消化原料进厂运费的提高。


  周辉谈到:“我们地处西南山区,用户却在‘三北’地区,路程较远,产品外销和原料进厂都依靠铁路。化肥铁路运价涨幅是吨千米0.0154元,我们的产品运到佳木斯以东,每吨运价大致增加67元,运到新疆则要增加70元。因为我们一年有350万吨化肥产品要外运,最远和最近距离平均后,增加的吨成本在45元左右。今年截至目前,我们只出货近30万吨,还有300多万吨要外运。另外,我们一年需要从国外进口100万吨硫黄,并通过铁路运到厂里。我们算了一下,化肥运输仅此次涨价增加的成本就在1.35亿元左右。由于改变运输方式也不容易,所以现在西南地区的几家磷铵企业都比较困难。”


  不仅是西部的企业,东部企业的成本也因此受到了一定影响。


  山东鲁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PSC公司副总经理高强说,他们是2月14日正式收到铁路提价文件的,其实之前就有客户听到风声说年初铁路要提价,催着他们发货,但因春节还是没发完。“此次提价对公司其余产品的发运肯定有影响。我们的磷肥产能不算太大,还有氧化铝、钛白粉等产品需要运输,另外有些原料如磷矿也有部分要通过铁路运输。所以我们现在采取多种办法化解提价所抬高的成本。”他表示。

 
针对近年物流运输成本提高的趋势,年货物吞吐量达1200多万吨的山东海化集团加强市场研判,优化运输方式,对电煤、原油等原材料,以及纯碱、氯化钙等产品,能走海运的不走铁运,能走铁运的不走汽运,仅此一项每年可降低物流费用2000多万元。图为海化集团铁运公司调度员正在调运纯碱。 (张勤业 摄)


  内部挖潜加强管理创新


  高强的话,代表了一些企业的想法。


  “对于铁路提价,我们正在研究新的对策。我认为,这部分增加的成本只能通过内外兼修来消化。”张新力说。


  首先,天业集团正在加快原料基地建设,同时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品质,增加市场价值。“我们正在建设煤炭及石灰石基地,煤炭基地建好后还将建设兰炭和焦炭基地,保证所需的基本原料都能自给,而且保证质量,成本自然就降下来了。公司规划的120万吨/年煤炭基地一期60万吨/年项目将于今年底投产,未来还将规划建设更大规模的煤炭基地。”张新力谈到。


  在提高产品附加值方面,张新力表示,他们公司的产品是电石法PVC,但现在乙烯法PVC的市场价格和电石法差别很大。乙烯法产品相对来说品质较高,可以卖到7000元/吨以上;电石法PVC由于质量参差不齐,只能卖到6000~6500元/吨。“如果我们通过技术改造,把电石法PVC的整体品质提上去,把产品价格卖到和乙烯法一样,市场也是能接受的,这样就能把增加的运输成本消化掉了。”张新力说。


  据张新力介绍,现在电石法PVC卖价是6000~6500元/吨,但做成附加值高的塑料制品,就能卖到1万元/吨以上,运费在总成本中所占的比重相对就减少了,利润还会有所增加。他还表示,目前新疆城镇化建设步伐逐步加快,中央也将给予大力支持,对塑料制品的需求会有所增加,对PVC及下游产品是一大利好。因此,企业的对策是尽量让产品在当地消化,减少外运。


  开磷集团的应对措施是内部开展降本增效。据了解,虽然去年市场非常严峻,但他们通过练内功增效9.6亿元,抵消了6亿~7亿元的亏损。


  “企业无法左右外部市场,我们就向内使劲,能减则减,能省则省,精打细算,从原料采购、产品运输到生产流程控制等各环节实现降本增效。”开磷集团新闻中心副主任童祥龙说。据他介绍,2014年他们还将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开展降本增效工作,抓好生产组织管理,坚持设备的计划性检修,不断提高装置开机率、负荷率;二是针对产品质量存在的不稳定问题,开展专题攻关,抓好工艺控制,严格质量追溯制度;三是重点抓好大宗物资采购管理,努力降低采购成本,继续开展同类物资采购价格对比分析,堵塞管理漏洞;四是在车间班组大力开展比产出、比消耗、比质量活动,继续抓好修旧利废,努力降低生产成本;五是加强产运销协调,坚持物流综合成本考核,降低物流单耗。


  改变运输方式及异地建厂


  在强化管理的同时,有的企业已经开始在运输方式上另辟蹊径。


  王长江告诉记者,宜化正在加大对汽车运输市场的开发。他们的考虑是,若公司产品通过铁路运输,短途运输加上装卸费在25元/吨左右;铁路运输费用为0.113元/吨千米,火车到站后有16元/吨的卸车费,到市场上还有平均50元/吨的运费。按1000千米运距算,铁路运输成本超过200元/吨;而如果用汽车运输且是回头车的话,费用为250~300元/吨,差距不是特别明显。而且,现在汽运很方便快捷,中间也不会出现破损、短件等需由企业承担的损失;此外,现在汽运动力一般是传统柴油,如果使用新能源,成本还会大幅降低。因此,这是他们公司目前正在探讨的方式,当然还要看运距是否合适。


  “从网上的反映看,此次调价说明铁路运输真正从政府定价变成了政府指导定价,因此将来铁路运价还会进一步上调,与汽运的差距会进一步缩小,所以汽运市场是我们未来关注的焦点。”王长江说。


  高强表示,他们既要从国外进口原料又有产品外运,现在铁运涨价,他们开始加强海运。由于他们的工厂靠毗邻黄骅港,所以想通过增加海运来降低成本。“现在不光是我们,山东一些企业的原料如磷矿石、硫铁矿等都开始走水路了。我们采购云南、贵州的磷矿石,先用火车运到广东湛江港,再从湛江港通过货船,围着中国绕一个大弯运到黄骅港。我们公司紧挨黄骅港,就在该港口接货。即使这样做,也比全用铁路运输合算。但是东北、内蒙古、新疆等内地的化肥运输还得靠铁路。”高强告诉记者。


  四川一家化肥企业的销售经理也表示:“我个人估计,铁路涨价后,很多企业都会改为汽运,原因是加上火车到站的取车费、短运费等,从短途运输看,铁运和汽运的价格差距已大为缩小。”


  韩健还认为,铁路运费上调只是化肥优惠政策缩窄现象中的一个。由于别的政策都在收紧,鲁西化工等上市公司已意识到并加以应对。比如,他们原来以纯化肥为主,现在更多地侧重化工产品,如硅化工和氟化工,设备制造也有涉足,逐步实现由化肥向化工的转型。另外,很多企业正在向西北等原料比较廉价的地区转移新装置。


  他还表示,化肥运费优惠幅度进一步缩窄,说明化肥在产能严重过剩的背景下,有别于其余货运的传统强势地位在被进一步弱化。未来铁路运费有可能继续上调,化肥市场从业者将继续面临挑战。

 

由于铁路货运价格上调造成物流成本增加,安徽六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开通了来厂提货渠道,在方便周边地区经销商拿货的同时,缓解公司货运和仓储压力。图为2月24日,38吨磷酸一铵正在装车。(陈沐 摄)

标签: 铁路运价上涨 | 化企 写信给编辑

声明:

1、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本网站转载于网络的资讯内容及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更正。若未声明,则视为默许。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3、本网站所转载的资讯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4、如有问题可联系编辑部,电话:010-58851111-656 。